【北海道利尻島】小坂漁業部・小坂善一先生|現役漁師獨家採訪

回到札幌已經兩個多禮拜,問我最想念利尻島的什麼?不是食物、也不是觀光景點,而是是利尻島的漁師――小坂善一先生。
小坂先生讓我從新認知到,最棒的調味料,其實是生產者背後的故事。

正因昆布漁和海膽漁忙到焦頭爛額的小坂漁師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和時間賽跑,卻同意讓我這個自媒體深入跟訪取材,並且對於我的問題有問必答,還特別用休息時間,跟我分享為什麼選擇回到利尻島當漁師。

利尻島用車子環島一周大概是一個半小時左右,昆布漁和海膽漁在夏天進入旺季,而我取材的時間正是七月上旬。

 

正改變著利尻島漁業未來的小坂漁師
總會在頭上綁著黃色毛巾,有著小麥膚色的小坂漁師,出生在利尻、長大也在利尻。爺爺到和爸爸都是漁協的漁師,小坂漁師和他的兩個弟弟從小就看著父母工作長大。

「早上非常早起,不管什麼時候好像都是在工作,好像沒有自己的時間一樣」小坂先生說著。
即使是家中的長男,也經常和爸媽一起出海,但他小時候完全沒有想要當漁師的想法。

 

回到利尻島當漁師的契機
從小父母也沒有要求他繼承家業,只說了:「要離開島可以,但是要可以馬上回得來的距離。」
高中在利尻就讀,很想要呼吸都市空氣的小板先生,念了札幌的大學,出社會後成為上班族,在在札幌的證劵公司上班,日子過了三年半。
某天,突然接到在利尻島役場上班的弟弟打來的電話。
「爸爸過世了!」而就在小坂先生趕緊整理行李準備回利尻時,又再接到弟弟的電話,說媽媽也過世了。
父母在剛結束漁的工作準備回家的路上,在自家附近的轉彎處和路線巴士相撞。
「真的是非常非常突然的事情。即使現在回想起來,現在還是覺得像是做夢一般。」小坂先生說著。

當時,他第一個要面對的現實問題,就是事情就是家裡的漁業。
那時候父親的漁業除了有昆布漁、海膽漁、海參漁等等,也有雇用正職和打工,是完全家族經營的個人事業。
如果自己不接手家裡漁業的話,家族漁業權利也會不見,所以葬禮結束後,小坂先生化悲憤為力量,下定決心漁師,像伯父學習漁業,開始了新的人生。

從札幌都市回到利尻島,從日本經濟活動的最前線回到要和大自然共存的產業,那時的小坂先生,只有26歲。

但26歲才開始漁師的道路,其實算是晚的。小坂先生從完全沒有經驗開始學習,靠著不服輸的毅力和年輕的體力,漁的技巧也越來越上進,雖然說這工作也需要有點天份,但我想小坂漁師後天努力絕對也佔有一大部分,只花了一年,在根付漁業幾乎可以和老鳥並齊,到了第三年,已經是可以獨當一面的漁師了。
第六年的時候透過「漁師道(利尻島漁師就業支援)」,收過兩位從島外來的研修生,也把他們成功培養成出色的漁師,現在也是利尻島上的現役漁師。
不管有多辛苦,還是很積極努力,從事漁師17年的小坂先生,現在已經是當地漁獲量第一名的漁師。
「假使二十年後,自己還是漁師,但如果這島上已經沒有基本的生活機能,那我一點也不會感覺開心,我想要讓更多對漁業有興趣的人可以在這島上成長,讓他們有工作的地方。」小坂先生最終的目標,其實是想要好好珍惜島上的人。

 

當漁師什麼最辛苦?
「因為漁的時間不一樣,起床時間、作息時間也會不一樣,覺得這是最辛苦的地,最早的話,大概是凌晨12點就要起床,早上天還沒亮就出海、凌晨回到港口。有時候浪大,好幾天都無法出海,迫不得已地必須休假。當一般的上班族,時間作息都一樣,但是漁師的話隔天要不要上班都是看前晚天氣。對於時間的感覺甚至有點疲乏,花了五年才習慣這樣的生活作息。」小坂漁師笑著說。

習慣了都市生活的我,所有事情都要事前計畫好,工作要事先設定好目標,這樣的生活習慣,在利尻島完全不適用。
因為你無法左右大自然,因此利尻島民什麼事情都不會想太多,船到橋頭自然直,樂天派的人居多。
「但是真的覺得能夠回來利尻當漁師真的是太好了。隨著年紀的增長,更了解到利尻島的魅力。現在因為季節不一樣,利尻島上飄著的空氣味道也不一樣、草的顏色也不一樣,以前都沒有注意到這些,最近從海面上看利尻島山時,想說利尻山也太美了吧!」

 

覺得漁師工作最開心的地方
「每天的漁,狀況都會改變,有時好有時不好,『漁』是個不穩定的東西。因此自己計畫的應該要補到漁而大收穫時,真的非常開心。接下來就會想如何更有效率的捕魚,要如何可以讓營業額更增加。」
利尻最代表的漁業就是海膽和昆布,小坂漁師每年要傷腦筋的除了捕魚的行程、船隻設備、還有確保人材。
漁師的工作靠的是感覺,如何把多年來的經驗系統化、進行數據分析也是一大課題,因此「漁師」,除了體力之外,也是個非常需要動腦的工作。
小坂漁師一開始因為家裡的緣故踏進這行,現在這樣看來,其實他非常適合這份工作。

「當漁師需要什麼條件呢?」我問著。
「第一個就是加入入利尻的漁協,需要島民的住民票、繳一些錢,其實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。接下來就是漁業權,如果要捕昆布就必須買漁權這樣,要捕撈海膽就必須買海膽的漁權這樣。」
比起北海道其他地方,在利尻島比較容易取得漁業權,只要努力捕到魚,報酬都不會太低,加上近年來利尻這個品牌非常的熱門,除了可以在大自然當中工作,很多想要當漁師的年輕人都會來這裡挑戰。
漁業新手一般比較難取得漁業權,但在利尻島,只要研修一年到三年左右,就會給予漁業權的「漁師道(利尻島漁師就業支援)」,甚至還有補助,可以選擇要補助金一百萬或者是補助一艘船。

 

人口外流問題
「以前旺季的話,真的只要親戚鄰居來幫忙就夠了,但是因為人口外流和老化,像是曬昆布等等已經完全趕不上速度。現在除了以前比較好的鄰居、親戚之外,甚至還要請其他區域的人來幫忙才夠,今年甚至來交流的京都大學生,也一起幫忙曬昆布的工作。」
島上現在漁師的平均年齡大約63歲,有加入漁業組合的大約500人,然而正在以每年20~30人辭職的速度減少中。高齡化、能後繼者不足的問題非常嚴重,利尻島基層產業的從事者如果變少的話,人口減少,小鎮的機能也會衰弱,「利尻」的品牌力也會下降。

 

正改變著利尻島漁業未來的小坂漁師
小坂漁師為了讓更多人可以知道利尻島的魅力、讓更多人了解島上的漁師文化,和利尻島幾位現役漁師成立了「NORTH FLAGGERS」利尻島漁師宣傳團體,小坂漁師則是這團體的代表。

我深深感受到小坂漁師對昆布的熱愛,對這行業的熱情,甚至為了島的付出。
小坂漁師的存在,對島民來說,就像是利尻島的利尻山一樣,守護著島上的大家。

 

再次感謝利尻町、利尻富士町、小坂善一漁師的採訪許可和協助,讓大家知道更多關於利尻島的利尻昆布、利尻海膽和生產者背後的故事。

台灣女孩的北海道生活官方Facebook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ouseiyu0422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